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间文艺 >> 文学 >> 内容

逝去的风景 破碎的记忆

时间:2013-6-2 10:06:15 点击:1653390    我要投稿

  核心提示:毛坦厂是我的老家,我在那条古色古香的明清老街上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我的童年,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毛坦厂的居民们几乎家家户户都过着吞糠咽菜、朝不保夕、艰难且充满凶险的日子。应该说,我的童年是艰难的,贫寒的,但它同时又是生动的、丰富的,充满快乐的。大 柳 树 在毛坦厂,上了点岁数的人都知道“大柳树...

    毛坦厂是我的老家,我在那条古色古香的明清老街上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我的童年,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毛坦厂的居民们几乎家家户户都过着吞糠咽菜、朝不保夕、艰难且充满凶险的日子。应该说,我的童年是艰难的,贫寒的,但它同时又是生动的、丰富的,充满快乐的。

大 柳 树

    在毛坦厂,上了点岁数的人都知道“大柳树”和“大西门”。

    在我家的两侧各一百米的光景,有着几株参天大树。说它们“参天”,其实一点也不过分和夸张。我家上头有一棵老柳树,树干基部要四五个人牵起手来才能合围。估计直径应该在2·5米左右。在它的根部,烂了一个大洞,就像给一个房子开了一扇门。我们小的时候,经常七八个孩子钻进洞里,在里面讲故事或分东西吃。逢到雨天,,路上行人没带雨具的,也会钻进树洞里避雨。

    这就是“大柳树”。它既是一棵树的名字,也是一个地名。当年我们在外面遇上家乡人,只要说“我家就在大柳树下头点”,别人便知道了我家的具体方位了。

    在我家下头(东侧)百米左右的地方,还有三棵比大柳树略小些的大树,也是柳树。它们成鼎立之势,如三柄巨伞,撑在老街的一侧。这三棵树中,大的直径在两米上下,小些的直径也有一米五的光景,都要好几个人才能合围。那时候我还不懂“年轮”什么的,现在回忆起来,这些树的树龄至少也该在几百年上下吧?成年以后,我走过许多地方,只在云南的深山老林中见过类似的大树。还有就是在皖南某旅游区里的一棵大树,上面挂了好几个牌子,金贵百宝似的,好像还没有这三棵树中最小的那棵大。

    这上下相距不到二百米的四棵大树,遮起了我们那一段街道的大半壁天空。一到夏天,那一带的住房,基本上是晒不到太阳的。更为奇特的是,这几棵树上,栖息着数以千万计的白鹭(我们那时叫它们“哇子”,因为它们的叫声总是“哇、哇”的)。这些白鹭白天一早就会飞出去觅食,一到傍晚,便黑压压地飞回来,使人们头顶上的那一块天空都暗了下来。

    由于大树太高太高了,所以这些白鹭们的住处是十分安全的。但它们却给树下的居民们带来了一些不愉快。一是卫生问题。数以万计的鸟一连好几个月停在树上(到了秋天它们会迁走的),它们的粪便都是随心所欲地丢弃在街头上和居民的房顶上。尽管毛坦厂人有端着饭碗出来吃饭的习惯,但一到夏天,这一块的居民是不敢出来吃饭的。因为吃着吃着,说不定天上就会落下一泡鸟屎来。街上的行人走着走着,头上淋着鸟粪那是常有的事。更令人头痛的是,那些鸟粪落在房顶上,时间久了,便会结成厚厚的一层硬块,一到雨天,便会产生堵塞,使房屋漏雨。再有一桩,那就是半夜时,若是突然有了什么惊动,那些白鹭就会一齐鸣叫着飞起来,惊天动地的,弄得下面的人无端地被惊醒,好半天都睡不着。有时,这附近的某个居民生气了,便端了个土猎枪冲着树上放上一枪。当然,树实在是太高太高了,土枪的射程有限,是根本够不着的,放一枪也就是出出气而已。

    记得大约是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当时的“公社”突然作出一个很有气魄的决定:砍去这四棵大柳树!而导致作出这个荒唐决定的最直接理由是:圆木社和方木社都没有原材料生产了,将面临停工停产的尴尬处境。

    当时的毛坦厂街上有两家以生产木器为业的集体企业——圆木社和方木社。顾名思义,圆木社是生产圆状家具的,如桶呀盆呀什么的;而方木社则是生产方形木器的,像箱子柜子橱子什么的。这两家作坊的工人加起来有六七十人。现在没有原材料了,这些人便没了生计,失去了生活的来源。为此,公社领导出于稳定的考虑吧,就决定砍倒这四棵大树,让它们作为“两社”的生产原料。

    就这样,公社“手工业办事处”从“两社”抽调了几十名年轻力壮的木匠,夜以继日地砍啊砍的,终于,把这四棵老树砍倒了下来。

    我每天放学回来,都要到伐木工地上转一圈。那些倒在地上的粗大树干,相当于我当时身高的两倍。我常常趁木匠们不备,猴子般爬到树干上,惹得那些没有胆量爬上去的小伙伴们既佩服又妒嫉。

    从此,“大柳树”便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包括植物的大柳树和作为地名的大柳树,都渐渐地被人们淡忘了。还有那些无家可归的白鹭们,它们又该去哪里寻找新的栖身之所呢?

    我常常想,如果这几棵大树当年没有遭此厄运,它们还能成活到现在么?我想,这是完全可能的。它们既然能历经数百年的风风雨雨,熬到了今天,那它们为什么就不能再多活个百儿八十年的呢?它们要是到了今天,就会受到严格的科学的保护,说不定还会重新焕发出青春也未可知呢!

    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这个千年古镇,又会多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的哩!

大 西 门

    大西门是毛坦厂老街里的又一地名。严格地讲,大西门其实并不是一道门,而是一座碉楼。毛坦厂老街东西总长1,320米,约三华里的路程。这条狭长的老街上共有三座碉楼,街东头一座,街西头一座,中央还有一座。这中央的碉楼便叫作大西门。为什么这么叫,是有它一定的道理的。实际上毛坦厂老街原先并没有现在这么长。它只有从街东头的碉楼到大西门之间的那么一段街道。后来大约是老街发展繁荣起来了,便在大西门之外又向西拓展了一段街道,形成了今天的老街规模。

    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因为我家就紧挨在大西门的一侧。大西门朝南北向各有一段长约三十米、高约六米、厚约八十厘米的夯筑的城墙。这堵墙一直延伸到我家的小院之中。在过去,只有防土匪用的外墙才会夯筑得如此高大坚厚。也就是说,这堵墙是毛坦厂老街朝西方向的外墙了。也只有这么解释,这里叫作“大西门”才说得通。

作者:方雨瑞 来源:六安博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皖西民俗网立场无关.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皖西民俗网-安徽民俗学会六安分会(www.ahlams.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ajamtclj@sina.com 站长QQ:645102734  本站服务器提供:皖西民俗  皖ICP备120015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