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皖西文艺家书屋 >> 杨凡俊文集 >> 内容

造访皋陶墓

时间:2013-9-28 23:01:30 点击:1654696    我要投稿

  核心提示:造 访 皋 陶 墓文/杨凡俊 造访,是此行本不在计划之列,只因办完事后时间富余,加上皋陶墓就在我回归的路途旁,遂成此行。 车停于树阴处,我徒步前往。皋陶的墓园很大,各种花草树木在初夏的阳光里勃勃地生长着,有好几棵花树已蔚然成阴,也有一些虽不能独立成阴,但也在墓园的西北角聚集成林。皋陶墓的封土成高大的...

造 访 皋 陶 墓

文/杨凡俊


    造访,是此行本不在计划之列,只因办完事后时间富余,加上皋陶墓就在我回归的路途旁,遂成此行。
    车停于树阴处,我徒步前往。皋陶的墓园很大,各种花草树木在初夏的阳光里勃勃地生长着,有好几棵花树已蔚然成阴,也有一些虽不能独立成阴,但也在墓园的西北角聚集成林。皋陶墓的封土成高大的圆锥形,顶部一棵很茂盛的大树,如撑开的伞荫蔽其上。我本打算攀上封土去近距离看看那是怎样的一棵树,它已陪伴皋陶几度春秋。但绕封土一圈,竟没有找到合适的登口。后来看到墓东面的那棵挂着古树身牌的皂荚树,就猜想,那封土之上形如华盖的许就是同样久远的一棵皂荚罢。但后来一查资料,竟是一棵黄连木。
    皋陶的墓碑立于墓南,上刻有清代安徽布政使吴坤修手书“古皋陶墓”四字。墓前还有两只互相遥望的独角兽。这独角兽我是知道的,它名曰獬豸,状如山羊,因其独角世人又称独角兽。它本是皋陶家的豢养之物。据说皋陶制定了“五刑”后,就是靠这头能辨忠奸善恶的独角兽决狱的。我不解的是皋陶家应该只有一只这样的独角兽,如今墓前威立着却是两只。猜想或许是后人从墓前石雕物的对称角度考虑而安排了两只,或许是觉得这神物也应该有另一伴。竟不知,那神奇之兽唯其独一才更显珍贵,若随了世间万物般出双入对,那还不子子孙孙无穷也,何显珍贵!
    能辨忠奸善恶的獬豸,让我联想起地府中的神兽谛听。传说,地府中有一能辨善恶的神兽谛听。当阎王爷不能决断时,常问于谛听。《西游记》里真假孙悟空就曾让谛听分辨过真假。据此,我又猜想那地府中惩恶扬善的阎王爷与谛听的鼻祖也许就是皋陶和獬豸。
    皋陶是否阎王爷鼻祖我无从考证,不过后人已经把他尊为中国司法鼻祖倒是事实。据文献记载,皋陶辅佐尧舜禹三世,岁106而卒。皋陶辅佐尧之时制“五刑”。“五刑”为法治之举,皋陶是中国第一位法官,因此也成就了其司法鼻祖之尊。其实在皋陶制“五刑”时还同时制有“五教”。可“五教”之功后人却少有乐道。这主要是皋陶的“五教”并没有真正地实施。皋陶制“五教”之时正逢原始氏族末期,社会的急剧转型,使得部落联盟首领尧急需一套能惩恶扬善的准则。皋陶据时制出“五刑”、“五教”。“五刑”属于刑法,“五教”属于民法。就当时的社会形势看,重塑联盟首领之威成了当务之急。故而对于“五教”,尧对皋陶说了如下的不支持之言:“可定刑法,毋(不要)为民法。刑律若定,人民畏敬,天下安宁;汝意(你的意思)不侵民权,以民为重,则王者之威何存?”“五教”得不到尧的支持,皋陶郁郁不欢。尧死,皋陶复欲创民法,问舜,舜帝却曰:“圣人不易俗(不改变现状)而教,智者不变法(不改变法统)而治。因民(按照百姓的愿望)而教者,不劳而功成;据法(根据现有的刑法)而治者,吏习(官吏可墨守成规)而民安。今若变法,恐人心混乱,民众恃(倚恃)新法而上侵”。舜说了这一大段,其实态度很明确:不支持“五教”。及至禹做了部落首领,皋陶欲得禹支持,但禹时奴隶制雏形已经形成,这时“五教”已经失去了现实意义,更需要的是加强刑法之治。本来禹若禅让皋陶成功,“五教”定能实施,可惜皋陶虽有106岁的高寿,也最终没有能等到大禹禅让之时。
    一直让皋陶耿耿于怀的“五教”概括起来就是“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这“五教”即使今天看来也是个了不起的创举。它表面上是制定了家庭成员间的行为准则,要求做父亲要信义,即要做行为的表率,做母亲的要慈爱,做兄长的对弟弟要友善,做弟弟的对兄长要恭敬,做儿子的对父母要孝顺,其实这何尝又不是一个社会行为准则。假如皋陶的这“五教”能在当初得以实施贯彻,一定可以使家庭和睦社会和谐,天下大治。呜呼——
    不过皋陶若地下有知也是不必悲鸣的。他的这种“民治”思想后来被另一位伟大的圣人孔子继承并发扬,成为儒家治国思想的核心。只不过孔子生逢各路诸侯争霸称雄的乱世,那时人们崇尚的是武力,一切都要用拳头说话的,儒家的这种治国思想自然是不会得到重视的。
    西汉时儒家又出了个董仲舒,他使得儒家成为独尊。不过这时的“五教”思想已演化成了“三纲”“五常”,已经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尊卑中失去了原有的平等与和谐,沦为了毒化人思想,束缚人肉体的统治工具了。从皋陶到孔子到董仲舒,“五教”思想的处境变化昭示了一个硬道理:以德治国,乱世之时没有出路。
    但无论后来怎样,在人类文明尚处蒙昧的尧舜之时,皋陶能刑教兼施制定“五教”,倡导以德治天下,也算得上是人类思想混沌之时的一缕曙光了。我现在觉得皋陶算是中国人思想的先驱者,评他为中华文明鼻祖也当之无愧。
    鼻祖皋陶!走出皋陶陵园时我已对他产生了这种崇敬。

作者:寿州夫子 录入:寿州夫子 来源:原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皖西民俗网立场无关.
  • 上一篇:方言“包弹”小考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皖西民俗网-安徽民俗学会六安分会(www.ahlams.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ajamtclj@sina.com 站长QQ:645102734  本站服务器提供:皖西民俗  皖ICP备120015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