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间文艺 >> 文学 >> 内容

月是故乡明

时间:2013-10-4 20:45:02 点击:1654820    我要投稿

  核心提示:月是故乡明时间:2013-01-25 16:23散文来源:散文在线 散文作者: 皖平点击:1584次        -   古城墙上,护城河下,老老少少,嘻嘻闹闹。悠然漫步间,一轮圆月,挂上天际,露出了熟悉的笑脸。    情是中秋浓,月是故乡明。去年的中秋,与国庆相交,双节齐至,假期长,团聚多,喜气...
月是故乡明 时间:2013-01-25 16:23散文来源:散文在线 散文作者: 皖平点击:1584次          -   古城墙上,护城河下,老老少少,嘻嘻闹闹。悠然漫步间,一轮圆月,挂上天际,露出了熟悉的笑脸。      情是中秋浓,月是故乡明。去年的中秋,与国庆相交,双节齐至,假期长,团聚多,喜气洋洋。我与阔别故乡多年的大姐相约,携子孙后辈十多位亲人一起返回安徽寿县老家探亲,为老母祝寿,为晚辈庆婚。那欢乐喜庆团聚幸福的情景,至今难以忘怀。      难以忘怀的还有那久违了的,熟悉的月光。      在桂花飘香的微风中,在似酔非醉的月光下,我们步入了临门东大街的县城三中校园。      半个世纪的风雨沧桑,日月刷新,校园应该已是人移物非,但大姐一下子沉浸到她的青春少年时代,这偏角的小阁楼是女生宿舍,那当中的青砖瓦房是上初中时的教室,走在林荫大道花木小道上,月光下的一花一草,似乎都记忆犹新,都亲切明晰。回到了故地,就像回到了从前。      学校的大门,风貌依旧。六根朱红漆大圆木的门中柱,默默无闻,却有着顶天立地的气势;古香古色的门廊门厅,庄重优雅,别具一格,彰显着书卷气。校门里,哺育着多少学子;校门外,走出多少精英。大姐伫立门旁,给我们讲起了她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      那时,家还住在城里,但几乎家家都没有钟表,早上上学的时间,全凭个人看天明的感觉。有一夜,月光出奇的明。一觉醒来,发现天色已很亮,赶快穿衣背起书包就出发,急急忙忙来到校门口,发现校门紧闭,一个人影都没有,才知估错了时间。好在不一会儿,同样误判时间的同学又来了好几位。大家本该在香甜的梦中规划未来,却在清冷的月光下度过凌晨,期待着新的一天开始。那天,和同学聊了许多,记住的,就剩下这月光。      古老的校门啊,至宣统元年建校百年以来,你见证了多少莘莘学子,这种刻苦学习的精神哟!      听了大姐深情且简约的回忆,我才突然明白,兄妹五人在那样艰苦环境的年代里,只有她一人上了正规的大学,这不仅仅是机缘巧合,而是与她一如既往的刻苦努力,专注专一精神分不开的。      大姐已年近古稀,看她如此怀旧,我就建议返程不直接上高速路,从六安线顺道去安丰塘——我们曾经的家,看看。她一次都没回去过,自然很是赞成。      三十公里的路程,尽量慢一点行驶。从车窗向外,看到一个又一个熟悉而又久违了的地名,表面平静的大姐,内心不断泛起波浪。她给我们讲起了一个个压在心底的普通却难以忘怀的故事:      随着父母的工作变动,我们的家从城里搬到了安丰塘边的戈店。考完试放假前的一个晚上,几位同学思家心切,相约连夜走回家。月光如洗,同学们说着聊着,走了一大半,到了偃口集,饥饿,疲劳,瞌睡侵袭着她们,实在走不动了,找到一户人家的柴房,几位少女,拱在柴草堆里,相互依偎着,睡了大半夜。第二天一大早,顶着半弯残月,起身又走,到了最近的一位同学的家。那位同学的母亲,用野菜叶子和着稀稀的杂谷面熬粥,给每人盛了热气腾腾的一碗充饥。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粒米贵如金啊!大姐至今对这顿饭记忆犹新,觉得真香啊!对那位母亲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遗憾的是,与同学断了太久的联系,至今未有报答的机会。      难怪大姐的心中总有明月光,再苦再累再难,她的心地明亮、纯洁,一门心思往前奔,泥泞坑洼的充满荆棘的路,在她的月光下,都是美好的。因为她吃过苦,受过罪,走过夜路,稍有亮光就能看到希望,看清道路。她是喜欢亮光喜欢月光,也懂得珍惜亮光珍惜月光的人。      说着话,车已行至安丰塘的北堤坝上,大姐沉默不语,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我想,她肯定比我第一次回来时,更加心潮逐浪高吧。      在庆丰亭、孙公祠等景点匆匆照相留念,我们就凭记忆下堤,去寻找戈店集上的“家”了。但已没有了街道,没有了熙熙攘攘赶集的人,没有了原来的模样。展现在眼前的,是前后几排整齐的楼房,新农村的居家小区,完全是一种陌生的感觉。      秋高气爽的朗朗阳光下,各家门前都有老头老太太,休闲,晒太阳,带孙子,忙着不紧不慢的事。我上前去打扰问询一位老汉,他问我找谁?当报出已过世的家父的名字,他虽不相识,但听说是巡牧场的,就知道是有一批被误打成右倾右派的人,下放来劳动,有的家就住在此集上。我一看有故知,急忙想找原来住家的地方。这时,过来一位自称是我们那个小院的房东,我和大姐喜出望外,立即请他带我们去看看。却说:前几年已拆掉了,翻盖了统一规划的新屋,整个集镇,都向西移到镇政府那边了。来晚了,面貌皆非,只好作罢。      遗憾中,我想起一位活灵活现的人。大家都叫他大老陈,每天在街上喊“称啊称啊”,专为大家做公平交易的。一问,隔壁一位七十多岁的老汉朝我们走来,说:“那是我父亲,已过世。你是谁?”我的陈年记忆,终于有了出口,答道:当时还小,也就五六岁吧,常常和一群孩子跟在他身后,跑着玩,学着喊“称••••••”,所以记忆特深,老想起他。      这一说,拉近了和乡邻们的距离,一下子围拢过来很多的人,越说越近,还感谢我们不忘故乡,能来看看,要留我们吃午饭。大家都感叹:安丰塘好啊,在那个年代,不仅有打不完的鱼虾,还有莲藕,菱角,地栗子,鸡头米等野食,真是救了成千上万人的命啊!现在日子好了,都住上了宽敞的楼房,很多家庭有小卧车,享受了幸福生活,真是赶上了好时代啊!      不到十分钟吧,我和大姐感受到了深深的乡情,了却了一个心愿。仍觉时间仓促,意犹未尽。      又踏上离开故乡的路,望着明媚阳光下,波光粼粼,美不胜收的塘面,大姐还是念念不忘过往的月光。也许,乡邻们的话,引出她更多的回忆:      这儿的家,其实只有一间房,放假回来,老少六七口人,不知怎么住下的。每天三顿稀饭或两顿稀饭,晚饭经常吃不上,就望着窗外的月亮,用明亮的月光慰藉饥饿的肚肠,用父母的爱温馨难以入睡的梦乡。      每次节假日,尤其是秋冬季节,安丰塘的干枯期,为帮助父母贴补家用,常和兄弟姐妹一起下塘,起早贪黑,披星戴月,捉鱼摸虾,挖藕挖地栗,砍苇柴柳蒿。在塘边,看惯了那么多的月落日升,日落月升,从没有功夫欣赏。      直到今天,才觉得,过往的月光愈加明亮,才看到,久违的故乡风景独好!    

作者:皖平 录入:皖平 来源:网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皖西民俗网立场无关.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皖西民俗网-安徽民俗学会六安分会(www.ahlams.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ajamtclj@sina.com 站长QQ:645102734  本站服务器提供:皖西民俗  皖ICP备120015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