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会动态 >> 内容

乡音里的寂寞歌者

时间:2012-6-9 7:33:44 点击:1653827    我要投稿

  核心提示:乡音里的寂寞歌者文/胡作法 特殊的“秘书长” 2007年初,我在省城的一家都市报承担一份文化周刊的选题策划及采编工作,在此之前,我从未有过媒体工作经验,甚至未曾在任何一家报发表过文章。但幸运的是,在多方努力下,我们的周刊实现了不错的开局,很快便在圈内产生了较大的反响。大约做到二个月的时候,负责我们周...

乡音里的寂寞歌者

文/胡作法

特殊的“秘书长”

    2007年初,我在省城的一家都市报承担一份文化周刊的选题策划及采编工作,在此之前,我从未有过媒体工作经验,甚至未曾在任何一家报发表过文章。但幸运的是,在多方努力下,我们的周刊实现了不错的开局,很快便在圈内产生了较大的反响。大约做到二个月的时候,负责我们周刊副刊组稿的作家梁毅老师打来电话,说有位“秘书长”很喜欢我的周刊,早欲相识,故于晚上特备薄酒,要一见为欢。生性幽默的梁老师还特意卖了个关子:“人家可是个大人物哦!”

    梁老师早年以小说扬名于国内,为人正直爽朗,说话却风趣幽默,每每预留伏笔,有小说之趣旨。因为周刊的关系,他对我一直赞赏有加,多有勉励。这一次的晚宴,其实也是我个人第一次因周刊而参与圈内人的聚会。这位在我看来有点神秘的“秘书长”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高官乎?专家乎?老实说,我既有点紧张,又有点儿期待。

    晚宴设在长江中路上的淮上酒家,这是一家老字号,不久之后便不复存在了。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体验这家老字号的风味,算是无意中成就了一次“绝唱”。

    待我赶到时,梁老师他们已然在场,尚未等到他介绍,他身边的一个年轻的帅哥立刻起身相迎,与我热情地握手。

    “你就是胡主编吧,每周拜读大块文章,仰慕之至,今日得见,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他的声音有点扬,夹带着脱不了的乡音。

    果然是秘书长的派头,风度翩翩,话语老练。看其年龄,与我相仿,但观其行,则精明干练,显然熟稔于这种场合。

    难道真是政府官员?我当时还颇为生涩,对此等寒喧之辞尚不能应付自如,只好含糊地回应几声,谢谢,谢谢!

    一旁的梁老师见我有些拘谨,赶紧接过话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王贤友,安徽省民俗学会的秘书长,年轻有为,大名鼎鼎,追随者甚多,对你却是情有独钟,仰慕已久,多次提出要见你,可见其爱才之心。今日我牵线成功,剩下的你们就慢慢聊吧。”

    “梁老师过奖了!我叫王贤友,贤惠的贤,朋友的友,一位老前辈曾送我一句话,‘读书读好书,交友交贤友’,当可作为我的座佑铭。至于我这个秘书长,非官非商,来自民间,纯属草根,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他不无自嘲道:“只要能与各位专家、朋友在一起志趣相投,共同为民俗文化做一点力所能及之事,便是人生快乐之事。所以,今晚大家在一起就是喝点小酒,叙叙友情,随意闲谈为好。”

    一席话,见性见底,倒令我有些感动起来。惯怕见“官”的我立刻轻松起来,暗中轻吁一口气,此秘书长非彼“秘书长”,他身上于不自觉中流露出来的乡土气息令我颇有眼缘。当晚另有几位文学艺术圈里的朋友在场,大家把酒闲谈,不觉话题渐多,各生欢喜。而这一次的见面,也成为我们日后相处益善的伊始。

    此后,我多次参与民俗学会举办的年会或学术研讨活动,并随同学会去过肥东、肥西、池州、六安、寿县、巢湖等地作民俗采风调研活动,在大大小小的活动中,他忙前忙后,对学会前辈专家的尊重和关护,对接待方的热情回应,包括他在各种会议上的精彩发言,都体现他良好的组织能力和沟通能力,为民俗学会赢得应有尊敬和荣誉。

    这些年,无论圈内还是圈外,和他接触过的人无不对其表示赞赏:嘿,这个“秘书长”果然不是虚的!

我本农家子

    这几年,他的名字不断见诸报端,或专访,或民俗现象点评,或大块文章解读,或作客于电视节目,可谓声名渐隆。从最初的一个普通的文学爱好者到今天卓有风范民俗研究专家,可以说是有一些骄傲的资本了,但他从来就未曾改过他身上的乡土气质,纯朴,正直,偶尔也略带点可爱的“狡黠”——我以为这是适应现代社会的必备的生存技能。但无论何种场合,浸透在他骨子里的乡土气息却始终挥之不去,这是一种情结,在任何时候,都显出他独特可爱的个性。

    贤友出生在肥西县的一个普通小村——滨丰村,小村离巢湖不远,并与丰乐河毗邻,故而得名。村子虽小,却有着典型的水乡特色,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粗朴简单的生活,但却充实而快乐。

    谈起故乡,贤友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毕竟,那片土地留给他太多美好的童年记忆。小时候,他总喜欢依在祖父、祖母的怀中,听他们娓娓讲述各种美丽的神话传说,喜欢猜他们所打的趣味谜语。那个时候,农村的生活虽然贫困,但人们对重要的节庆日却是毫不马虎,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饼、除夕的年夜饭,村民们尽其所能,将这些节日演绎得红红火火。与其相伴的是那些源于民间的文化艺术,像划龙舟,舞狮子,田间的号子,湖上的渔歌,以及那些逢年过节走街串巷的门歌声、马戏表演等,这些来自民间、带着浓浓乡土气息的艺术表演,极大地丰富了乡村的生活,也深深地烙在他记忆的深处,丰富了他生命的层次,成为他生命里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衣着朴素,快步走路,说话爽快,话语中还经常夹带出一些合肥本地的俗语俚词,趣味十足,偶尔也调侃一下熟识已久的“文艺女青年”,让他有着不错的人缘和亲近感。在我参加过的学会的一些会议上,开幕词和总结讲话中,他永远也“撇”不标准的普通话常常令人忍俊不禁。而在各种正式、非正式的聚会上,他总是认真地强调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是暂时栖居在城市里的农民。

    而这确非虚言。一路走来的种种艰辛可以为证。

    1994年,高中毕业的他直接报考了本县的一所中专学校,毕业后他先是在本县桃花工业园的一家企业上班,在工会做一些宣传工作,转瞬十个年头过去,这家企业因转型,他不得不另谋生路。2003年,他开始闯荡合肥,先是参与创办安徽省民委主办的《安徽民族与宗教》杂志,一年后,杂志因故停刊,他于奔波辗转中聊以为生。2003年底,他被招聘到合肥市文联主办的《未来》杂志社供职,负责每期杂志的组、编、校对工作,正式与文学结缘。

    在文学日渐式微的今天,这是一份体面却相对寂寞的工作。体面的是,他的办公室里常有文朋笔友登门造访,在一起探讨文学,探讨人生,一根香烟,一杯小酒,撩得起人生里的几许欢畅;但寂寞的是,人前的喧闹却掩不住背后的艰辛与落寞。这份看似风光的工作背后却有着一个男人的辛酸:体制之外的尴尬,微薄的工资,还要养活两个孩子的小家——“风光”之外的艰难,外人并不知晓!

    他其实也有机会脱离眼前的困境,比如前年,省城一家规模蛮大的民办高校看中他的才华,开出不低的待遇让他过去做院办公室主任,他思虑了很久还是决定放弃。我问过他为何,他说,自己不是不缺钱,但他更看重文联这个舞台。有这个舞台,他可以继续打捞自己一生的梦想,可以为民俗学会的发展作出有益的推动作用。而一旦离开,势必对创作和民俗研究保护都会造成伤害。这些年,他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说自己是一个贫苦农民的儿子,这辈子未曾想过胸怀大志,不奢望在历史长河之中筑堤建坝,只想静心在家乡的水塘边打一口小井,挖深,为哺育他的父老乡亲提供安全用水。

    我本农家子,诚哉斯言!

作者:胡作法 来源:网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皖西民俗网立场无关.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六安概况 县区乡镇 六安史志
历史名人 市情简介 地名由来
大别山民俗馆 寿春城遗址 李家圩庄园
独山虎头潭 楚文化博物馆 古寺老街奇笋
本类固顶
  • 没有
  • 皖西民俗网-安徽民俗学会六安分会(www.ahlams.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ajamtclj@sina.com 站长QQ:645102734  本站服务器提供:皖西民俗  皖ICP备12001517号